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na | 17th Jan 2014 | 一般 | (116 Reads)

 

曾經有一粒花的種子被花媽媽帶入一方沃土,吸浸著這方沃土賦予它的養分,帶著泥土的芳香,誘人的生機,悄悄地,悄悄地生根、發芽、開放。

 

初始的秧苗映著朝霞,舔著潤澤的露珠,舒展著自己稚嫩的懶腰慢慢的、慢慢的隨風搖動,和煦生長,漸漸地,漸漸地邁著輕盈的腳步,伴著少女的青澀,出水芙蓉般的展露出花葉的棱角,散發出花的幽香,即將開放的花蕾靦腆的浮塵微笑,纖纖柔和的花瓣四溢飄香。

 

含苞欲放的花兒如少女羞澀的臉龐,時而張開,時而閉合,時而紅韻泛起波瀾,時而難為情似的低頭垂簾,嬌嫩欲滴的綠葉仿佛是裝扮花兒的彩衣,相稱得如此多嬌、和諧、美麗、大方。

 

富饒的土壤不斷補給供養,春風的不斷親臨拂塵,陽光的不斷施捨照耀,這朵花俏然開放,落落大方。由稚嫩走向花葉紛嬈,由簡單走向繁花似錦,由虛妄走向荷塘月色,由膚淺走向沁人心扉,無不徜徉著自己的生機與追求、夢幻與理想、盎然與希望。

 

隨著瑰麗的日落月升,這朵花被人無情的採摘,插入了腐臭的一堆沒有生機、沒有營養、沒有包容、沒有責任的土壤中,死氣沉沉的蝸居在沒有氣息的這塊土地上。

 

環視四周,那嬌豔嫵媚、雍容華貴、清香溢遠的鄰居,各個都顯得格外妖嬈,姹紫嫣紅的花兒爭奇鬥豔,無不令人欣賞、稱讚、羡慕。眺遠望去,在美麗的花海相映中,唯它獨顯蒼白無力,花莖憔悴,花瓣容顏缺失,尤為突出地融於其中,令人熟視無睹。

 

然而,又有誰能夠否認它內在的品質呢?那殘存的容顏正在維護者整個家族的容顏體貌,衰老安康,那殘存的綠意不斷的呵護著它身邊的親屬近鄰,兄弟姐妹,這是任何人也抹不去的迷人色彩。它有著一顆火熱,善良,純厚的心,有著殘花的魅力,殘花的芳香,殘花的醇美,殘花的細膩,殘花的靈性,殘花的情意,無不述說著殘花的種種體恤與靈魂。

 

花兒的綻放如曇花一現,曾經的美麗,刹那間變得凋零謝幕,隨著這方土壤的不斷侵蝕、踐踏、摧殘,花兒的葉子慢慢枯黃,微風輕蕩,那花兒的彩衣片片憂傷飄落,再也沒有往昔如蝶的旋舞芬芳,再也沒有朝氣蓬勃的激情蕩漾。

 

它謝了,它真的謝了,凋零了,被風吹打的葉子,打著旋,緩緩地,悠然落下,不知是花兒的不舍,還是葉子的留戀,都顯得是那樣的憂鬱悲傷,那樣的蒼白無奈。曾經葉子的青翠,花兒的絢麗,如今已是淡墨無顏,歲月殘花。

 

一場花開,錯落了多少時空交織的殘影,花輕似夢,片片花瓣都刻畫著深深的劃痕,落入眉間,搖曳成時空裡的一弦琴音,是那樣的淒婉,悲傷,翩詠在歲月時光裡的一曲歌賦,是那樣的刺痛,無情。一場花開伴著歲月殘花,流著淚回眸淡笑,為了那些曾經的眷戀,一直苦苦纏繞著自己內心的感想,希望那些過去的殘殤能夠促使它走向燦爛如初的柳暗花明、鳥語花香。

 

曉風殘月,歲月殘花,溢滿空洞深邃的眼眸,青香碎夢,花夢情傷,劃過花枝身髓的心底,無不叫它苦不堪言,痛跌一生。

 

這朵花就這樣經過了春天的沐浴蕩滌,夏季的婆娑綻放,秋雨的綿長錘煉,寒風的嚴刑拷打悄然凋零,殘枝敗葉,飄零四方。曾經的鬱香,仿佛在一夜之間變得無顏無色,遍體鱗傷,多麼渴望有一縷陽光投射,有一條彩虹縈繞,又多麼渴望能夠回歸大自然的懷抱,迎風潤戲著新鮮,富饒,多夢,馨香的畫卷重來。

 

花啊!你是我的外衣,是我裝束衷腸的彩裝,花啊!你是我擱淺的葉子,是我發洩情懷的綠意。花啊!你是我的語言,是我介於訴說一生的伴侶。花開花落,你都是我的影子,是我的心語,我愛你的怒放,我愛你的殘敗,更愛你的靈性與美麗。我说我只听《相思渡口》与《车 站》 (#^.^#) Just as they feel bitterness for themselves Eleven breaches of patient data at HSE hospitals in six months -鮭子 恵比寿 同じ電車 一度視野 乱世成殇,依然无法将其忘怀 因為我堅信經過冬眠後的愛會隨 著來年春暖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