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na | 8th Jan 2014 | 一般 | (117 Reads)




在老屋的後面,有一顆槐樹,從我記事起,它就屹然立於屋後,經年的風霜,侵蝕了它的容顏,卻在每一個五月,散發出淡淡的芬芳,在我的青春裏,留下了飄香年華。

每當四月殘紅褪盡,槐樹就默默地開出了淡白的花束,如蘭花般的素雅,幽芬散緗帙,靜影依疏欞,即便無人亦自芳,斑駁疏影,映出潤了白的流彩,交相輝映,渲染著綠意繁華的五月天。

我拈一束槐花,一片潔白如雲,在我的眼裏,溢出了五月的晶瑩,槐花香裏幾度繁華幾度榮,藐視了多少秋風寒霜,五月槐花,不似杏花的枝頭俏,不似桃李的豔麗多姿,它屹立於參差枝椏間,與層層綠意交融,重疊有致,在清風吹拂中,灑落一地槐花雨,一地淡淡的芬芳。

故人以箋做詩詞,我仿故人,一箋槐香,一箋詩情,落滿歲月淡淡的痕,一如槐花的純情素雅,此去經年,容顏為誰展,只為了,春去夏來,百花消弭時,煢煢綻放清骨爽顏。

蜜蜂采蜜於斑駁樹枝間,一片繁忙,彰顯著槐花的迷人之姿。新雨過後,槐葉翠綠欲滴展疏影,槐花於晨曦時散發沁人清香,於晚風時吟唱悠閒之態,槐花展現給了世人無限仰望的姿態,卻在時光流逝中漸漸消隕,曾經潔白的容顏,在時光葳蕤中,清瘦成落地繽英。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 我的痛真的沒人疼 有舍,才有得,是大智者 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有故事 明白了些許生活的真諦! いつものように スーパーとか 我的煩惱又何止三千啊 這一段路,怀揣著我滿心的不捨 往事漸成搖曳的芳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