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na | 28th Dec 2013 | 一般 | (114 Reads)

 

美國的西雅圖.陽光普照,涼風送爽,天氣好得不可再好了.工作的人們很忙碌,但同時也很享受。西雅圖這座城,在陽光的普照下被顯美麗。徘徊在天空的陽光從未散去,讓生活在那的人每天都是好心情。

 

如果我是一座城,我是否會仰起頭,留意徘徊在天空的溫暖陽光。

 

曾經以為,世界很美,如今看來,並不全然。帶著些許的失落,透過窗紗,仔細端詳著懸在空中的月亮,雖比往常的圓很多,但還是不免會有些缺陷。第一次獨自過中秋,其中滋味自己感受。對著月亮會半天說不出話,聽著音樂會思緒漫天,拿著電話會茫然不知所錯。也許天知曉其中緣由,但自己卻始終參不透其中因由。

 

曾今以為,不管怎樣,只要付出,就會收穫。然而孤獨瞬間,平靜的心似乎告訴了我答案。不在想要去發脾氣,不在想要去抱怨什麼,不在想要不無謂的爭吵,更加不在想要去繼續的思索。從小就知道,做人要堅強,生活要拼搏,人定能勝天等這樣一些話,想想確實很有道理,但付諸於實施,卻並不容易。

 

曾今以為,擁有信念,繼續堅持,就會成功。但卻不知,僅有信念,力量是那樣的單薄,那樣的不堪一擊。拼命想讓自己成功,也全力以赴的去做,當知道一切都只是徒然時,卻發現那顆心靜的如水,沒有起一絲的波瀾。勇敢的相信,時間是治療一切創傷的最好良藥,所有的一切可以重頭再來,熟不知,這樣善意的謊言,依然會讓自己的心隱隱作痛,然而欺騙,哪怕是最善意的欺騙,也會讓自己變得遍體鱗傷。時間此時已再不是最好的良藥,而已經變成最毒的毒藥。

 

於是,不在去渴望追求,不在去奢望生活,更加不敢去索取奢侈。

 

分不清對還是錯,以為這樣就是對的,那麼就是對的。以為生活可以很簡單,那就是很簡單。以為逃離與不去觸碰也就可以不會經歷那些傷痛,以為自己可以選擇未來。

 

什麼樣的性格決定什麼樣的人生,決定自己會遇到怎樣的人,發生怎樣的事。生活不曾欺騙了你,只是你必須經歷了挫折才能獲得成長,只是你必須遭遇了困難,心才會變得堅強。對自己有信心才有勇氣去開拓新的人生。

 

成長的路上總會遇到很多人,與他們相遇,或者遠離,每個人,生命中的交際,說不定哪一天就斷掉了,各自沿著自己選定的方向前行。遠去的人不會再回頭,而我再留戀,也只是我個人的決定。我不是個完美的人,我曾犯過很多錯。我會盡力去做好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去表達。不去為了誰而抱有希望,那樣也許就不會不斷的失望吧。所幸還能做好真實的自己,哪怕無人欣賞,哪怕學不會表達,哪怕只能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哪怕寫出來的文字,連自己都知道是在欺騙和安慰自己。

 

心就像一堵牆,需要開一個窗,讓陽光照射進來,哪怕是植物,也需要生長。

 

綺願明年遇見我的人間四月天 如果看開,才有快樂 これは5年前に もうだめだ 風にゆらぐ草に触れた もうおわかりでしょう 冬迎來雪花的晶瑩 在滄桑的故事裡長高在變老 人人都該長成一顆樹 とは言え

Edna | 18th Dec 2013 | 一般 | (108 Reads)

 

夜幕降臨時,下起雪來。

 

我不知道該怎樣描摹雪花飄飄灑灑的美麗舞姿,也不知道怎樣妝點自己的心境來欣賞這美輪美奐的溫柔形象,更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意趣來領略這大愛無私的深沉內蘊。只能率性穿越黑夜的黑,讓自己融入粉裝玉砌的世界,渴望以此生髮美麗情愫來蕩滌疲憊已久的心靈、及心靈上的塵埃。

 

懷揣紛亂的思緒,坐在雪花跳蕩的世界裡漫漫靜思,任憑冷風吹拂歲月的髮絲,任憑雪花把自己塗抹成無邊暗夜裡一襲潔白的雕塑,只是靜靜地默默地仰望空靈無邊的蒼穹,就著暗夜在心屏上重播拷貝在生命裡的一幕又一幕。

 

出生于農民,自然也就生長在農村,那時農村還沒有電燈,家家戶戶只能靠一盞小小的煤油燈來驅散無邊的黑暗、汲取星點光明。如果遇到陰霾天氣,尤其寒夜裡,北風凜冽、大雪臨空突降時,人們總是早早緊閉院門,圍坐在煤油燈下,靜靜地聆聽雪花落地的聲音,聽遠遠近近的吠鳴聲,遙想“瑞雪兆豐年”的藍圖,分享希望帶來的歡樂。很快,家人打鼾聲和零星狗吠聲就覆蓋了極輕極細的落雪聲,整個世界陷入了蒼茫的靜寂中,也隨之進入了我永遠記不住、也描繪不出的童夢。

 

第二天,一覺醒來,綺麗的夢境消逝了,但耳邊猶有流水般的刷刷聲,使勁在陸陸離離的玻璃花上吹出一塊小小明鏡,透過明鏡看到一地雪花,雪花裡一個白色的身影在移動。於是,我就會趕緊跳下地央求母親,快快給我穿上棉衣跑出去站在屋簷下,凝視雪地裡的那個身影——是啊!那是我的父親!我早知道的,父親白白的羊皮襖上覆了一層白白的雪花,白白的頭髮在白白的寒雪中輕輕顫動,在我童年的眼睛裡和心靈裡幻化出了聖潔的美麗——父親總是這樣,總是要在雪後早早起床,掃出一條人行道來,便於家人出行。

 

五六歲的我就那樣靜靜地站在寒冷的雪地裡癡癡地看著我那默默勞作的父親,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直到一層寒霜朦朧了視線,伸手一擦,眉毛上滿是冰渣才知道天氣有多麼寒冷,晉北奇寒的天氣凝凍不了我暖暖的心,暖暖的父愛將我呼出的氣流凝聚成了雪地裡白色的記憶,記憶裡一位關乎我生命的掃雪老人始終是我多年來冬天裡尋覓不已的心中最美雕塑,儘管很美,我卻找不出詩的情境來描摹,只能在無論白天與黑夜的雪地裡靜靜影映童年那一幕又一幕.......

 

雪花是世界的“化妝師”,也是我們孩子的好夥伴。當白雪鋪滿大地的時候,我們都會沖出家門,在樂園中玩耍,堆雪人,打雪仗,滾雪球,一片歡聲笑語,悅動了潔白的童心,使冰封的世界充滿了生機。雪花一刻不停的飛下來,掉在孩子們的頭頂、肩上、腳下,孩子們也都幻化成了慈眉善目的聖誕老人!

 

雪花雖然不會像雨滴那樣細語呢喃地傾述自己的心情,但她內心的素潔和寧靜不是我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而是需要我們調動心靈傾聽才能夠感受到。雪花又是人類心靈的寫真,有什麼樣的心靈底蘊,才能看到什麼樣的雪花,當一個人看雪時,自己的靈魂就與雪魂溶於一起了。雪花的聲息就是自己靈魂傾訴的迴響,用心傾聽,就能聽到自己靈魂的寄語。就像我,在雪花的世界裡總能觸摸到溫情的父愛,諦聽到孤獨靈魂激情的呐喊、執著的呼喚。

 

雪花像一個個小精靈,從我眼前飄過,從我窗前落下,快到地上時總是轉幾個圈,往右邊飄飄,又往左邊靠靠,才依依不捨地飄匍匐大地,像仙女下凡。說實在的,現在的人活得太累,對所有的人和事總有一種無名的厭倦與憂傷,而大自然總會為無助的人們譜寫有聲有色的樂譜,就像雪花總在我的靈魂深處衷情而歌。

 

我感謝雪花!就讓她下吧!

 

一隻白色的海鳥 我閉上眼睛也能幻想出一切的美景 那是一種幼稚的自虐 聽雨聲 麒麟山莊好風光 櫥窗外的紫藤蘿 來不及看初升的太陽 愛,是一個永恆的話題 在不經意間,為匆匆的行人照路 天闌盡處,曾見紫衫故人來

Edna | 13th Dec 2013 | 一般 | (109 Reads)

 

曾經,你是我的。我們形影不離。

 

現在好多回憶追著我問為什麼會這樣。

 

你即將成為別人的新娘。

 

是不是我該放棄,是不是我該選擇逃避。

 

有好多好多的話還沒來得及說,還有好多好多的承諾還沒實現。

 

就這樣算了,即使說了又能挽回什麼。

 

我親手葬送了我們的幸福,是。那是我的錯。

 

那個夢一次次刺痛著我的心扉。

 

那白色的婚紗和你好配,刺得我睜不開眼。

 

你說過去的就過去吧,我一直沉默著。

 

我沒告訴你過去的過不去。

 

我還愛你超越愛的愛,也許你還愛我,也許你還會為我心痛。

 

也許我是自欺欺人。

 

是,是我的錯。如今的懲罰,我無話可說。

 

也許我真的該學會忘記了。

 

也許我該祝福,也許我該選擇陌路。

 

我糾結著想著你以後會不會幸福,會不會在想起我。

 

哪怕只是偶爾。

 

也許我該祈禱你把我忘了,這樣你才會幸福。

 

那麼就原諒我的自私吧,我忘不了。

 

曾經。就像在昨天還在卿卿我我,距離那麼近。

 

你說我們的關係越來越遠。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自己說沒關係。

 

我習慣沉默。

 

也許愛情就該簡簡單單,平平淡淡。

 

我還像個小丑般追求著那華麗外表的浪漫。

 

我們的感情世界裡,可悲的沒有一朵玫瑰花的存在。

 

也許你會在意,也許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我不該。我不該把你給我的愛當成一種應該,當成一種依賴。

 

你說我們回不到從前,你說你不會愛我。

 

腦子裡全部是你說過的話。

 

也許你累了,偽裝著安慰著自己。

 

我們是何等的相似啊,總是習慣性的逆來順受。

 

對不起,以前是我任性了。

 

算了,學會堅強吧。

 

不堅強,軟弱給誰看呢。

 

成長していく この段も 私の場合 一座夢中的小城 守著一個人的城堡 サクラも春も 這個社會的和諧 拜年之談 靈魂的烙印是生命一種最真實的見證 懷一顆淡然的心,沐浴清風暖陽

Edna | 5th Dec 2013 | 一般 | (135 Reads)

 

終於,冰冷的降溫天氣結束了,玉溪,這座臥在滇中地區的小城,又恢復了溫暖寧靜的冬日時光。這裡的冬天沒有寂寞,仿佛約好了似的,油菜花一片一片盛開了,像一隻碩大的畫筆悄然塗抹在蒼綠色的原野上,淡黃的,嫩黃的,金黃的,就那麼豔麗地盛放了。生命的張揚力量勇氣,讓你面對油菜花的時候,有一種震天撼地的敬畏和感動。去到田野裡把,看看這份冬日的美麗,感受這份冬日的純粹,在暖陽輕撫的目光裡,就那麼沉醉在這花海裡

 

街道裡,踽踽獨行的你,冷不丁會被那一株潔白的玉蘭花擊中,是的,是擊中。那麼潔白那麼晶瑩的色調撞落你的視線,你就被這麼一抹聖潔的白色吸引了。就那麼定定的注視——清瘦的枝幹,褐色的有點發白的枝條,卻頂著一個飽滿的似乎一碰就會爆裂的芽苞,盛放的幾朵,就那麼傲然的挺立著,有淡淡的清香掠過。生命的激情和昂揚,還有那種不加雕飾的絢爛不著聲色的自信讓你不由得停下腳步,把曾經散亂的目光凝聚在她的嬌嫩的花瓣上,在這冬日的黃昏裡

 

一樹樹櫻花,嬌豔地羞澀地綻放在冬日向陽的山坡上。是做著粉紅色的夢麼,是在抒寫著眷戀的心事麼,還是在訴說著甜美的絮語,就那麼靜靜地在冬日的黃昏裡,笑吟吟地芬芳成一種詩意的表情。

 

是一朵飄在空中的緋紅色的雲,那麼優雅地被季節放牧在藍色的天空,是一縷飛動在天地間的輕盈的刪節,那麼舞姿曼妙地盤旋在暖意盎然的瞬間,你就是那青春歲月裡收穫愛情果實的滿懷憧憬的新娘吧,最美麗的造型定格在時間的風景裡看不到更為清晰的你,你的花瓣,你的花蕊,想來也是只有柔弱嬌小,所以乾脆遠望,讓混沌的思緒沉澱下來,讓慵懶的目光變得清澈,讓模糊的記憶也飛翔起來。默默的注視裡,我變得木訥了,語言生澀凝滯,詞語也飛到九霄雲外。不敢想像你凋零如紛紛揚揚地雪,彩色的花朵裝飾了我久違的夢境,只願就這樣久久凝眸,像人海裡遇到心儀的那個人,一生裡,目光因為眷戀而被聚焦牽引,直到永久——地老天荒

 

Veterans may be wrong a fresh herb flavor The passage of the Olympic torch At 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attention Syria chemical disarmament Love Snowden leak Trans fat ban Intersection Open the window to my heart Dam to protect the dra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