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na | 19th Jun 2013 | 一般 | (12 Reads)


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曾有過背井離鄉的愛情?有多少人有過義無反顧的旅程?即使以後會後悔,總會有好多幸福值得回憶。沒有家鄉的愛情,還有一座城。

也許只是一座小小的城池,但已經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為你築好。兩個人,一座城。一段情,過一生。這或許就是最理想的愛情,即使裏面有苦澀也有不甘,但,你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想起最幸福的時刻。

一個朋友,大學畢業談了一個男友。不久之後,因為工作分開,這段感情讓她備受煎熬。家人的不同意,朋友的勸說,偏偏她又是個比較看重家人朋友意見的個性,所以每次和家裏通電話之後,就會特別難過。

她說,現在的工作是她的理想,她才剛剛畢業不能就這麼放棄事業,和一個男人去一個陌生的城市。但是,她愛他,不舍得分手,儘管家裏一而再的勸說。也鬧過分手,男孩子找來她的城市,乞求不要離開他,如果受不了異地,可以隨時結婚。她心軟了,卻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立馬結婚,總覺得自己的工作才剛剛開始,沒理由放棄這一切。

故事到了這裏,似乎就成了死結。

聽到這裏,我問她,你是打算做一個女強人嗎?她搖頭。

不久之後就聽到她結婚的消息,給我發了請帖,專門寫信感謝我,當初敲醒了迷途的她。其實,這是很淺顯的,只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罷了。她既然不想做女強人,那麼離開家到這個城市打拼和到男孩所在的城市工作是一樣的。還不如早點放手,趁自己工作沒有穩定,否則過個幾年,自己已經在這裏紮根,到時候要結婚再離開那將是更加艱難的選擇了。

其實,我們追求的不過都是在一起罷了,兩個對的人,一座生活的城,擁有樂維斯式的愛情,就有了一生的幸福。一生就這麼一次,談一場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吧。不再因為任性而不肯低頭,不再因為固執而輕言分手。最後地堅信一次,一直走,就可以到白頭。就那樣相守,在來往的流年裏,歲月安好。惟願這一生,執子之手,與子偕老!Once again forced the closure of the desert highway To cope with the increasing of abuse and neglect to inform ​To build a $4020000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and Exhibition Limited to the sad history The right to work feeling deprived Youth Ministry of defense website hackers Regular bedtime is most suitable for young children Living in the streets of Ethiopia The British tabloid The impressive title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murder

Edna | 18th Jun 2013 | 一般 | (10 Reads)

 

最近老是失眠,夜深的時候總是輾轉反側,徹夜難眠。腦海中總是那些瑣碎而煩惱的事情揮之不去,圍我縈繞,折磨我的神經。

 

想起最近看過的王朔的那篇小說《過把癮就死》裡面的一個成語——不稂不莠,忽然明白自己也在這類人群當中。

 

記得小時候在鄉下的時候,大人們責駡我們小孩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聾不聾,臭不臭。”當時就知道是說我們沒出息、不爭氣的意思,可是卻一直以為是這樣不聾不臭,呵呵。活了大把年紀,今天才明白是這樣的“稂不稂,莠不莠。”

 

俗語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這句話是有很大的籠統性。

 

想起在我們小廠裡的那些工友,十幾個人卻總是走馬燈似的換動,用那句“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是再合適不過。早上上班嫌早,非要拖到不能再拖的時候才慢吞吞起來,然後漠不關心的機械般工作,下午便又早早的望著下班,回家的飛一般回家,懶得回家的便早早躺在床上看電視,往往是看到累了才睡去,好多個早上電視都在無奈的播放著。幹了多少事情在這個時候都是毫不關心,可是到了發工資的時候卻又是滿腹狐疑:是不是老闆或我克扣了工資?這個時候都是一個個義憤填膺、慷慨陳詞都找我核查起來,而我只能強忍住內心的那股怒火,陪著笑臉讓那幾個逐一查看生產記錄,直到他們啞口無言。

 

因為生產不景氣,廠裡已經停產幾天了,到了發工資的日子。可是老闆一時也周轉不過來,於是我的電話這幾天就快要被打爆了。

 

“張師傅,幾時發工資呀?都已經過了發工資的日子。”

 

“老闆沒錢,現在資金流轉不過來,要不也不會停了,等幾天我找老闆去啊?”我一一都這樣回答。

 

好點的便不再催問我了,碰上那幾個自以為是的傢伙便連珠炮般過來了:

 

“沒錢,沒錢便算啦,找他要去撒,媽的,老子們做得累死還不發工資,問清楚幾時發,不然老子們找他去,***的”…

 

這個時候,我的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立馬掛上電話,不然我肯定會罵起對方來。不是我為老闆說話,想起這些不稂不莠的人們,當然包括我自己。生產是漠不關心,卻也擺出很大的架子,好像是老闆求著他們做一樣。房間的空調是二十四小時開著,一有空便躲在屋裡不出來,設備是沒人管的,損壞東西也是不管的,做不做得出來活他們也是不管的,他們僅僅是在發工資的時候關心自己的工資。如果比預料的高便皆大歡喜,如果沒有那便是苦耷著臉,要不立馬走路,要不便像審問犯人般審問那個小會計。

 

不節約、不盡責、不關心、不發奮、不打算、不學習:做夢都是一流的,總是想著錢好賺,所以這裡不行——其實都是自己混,便換個位置,好多人就這樣換換停停一年便過去了,一年過去便夢著下一年…

 

怕事卻愛惹事,懶惰卻愛嫉妒,不出頭卻喜歡慫恿別人,不想流汗水卻想著發財便是這些人的真實寫照。